当前位置:首页>>警钟长鸣

原普宁市委书记丁伟斌卖官鬻爵被判6年徒刑
    
    拥有研究生学历的丁伟斌,35岁当上处级干部,37岁更是坐上揭阳市委常委兼宣传部长宝座。一年半后,他任揭阳市委常委兼普宁市委书记,在这个位置风光了4年之久。
  丁伟斌的问题,是在中央“807”工作组查处普宁、潮阳骗取出口退税大案过程中浮出水面的。经查,丁伟斌在任职期间,利用职务之便,收受贿赂100多万元。
  丁伟斌初到普宁时也曾豪情满怀,但没过多久他便“重点转移”,往不该攀比的方面攀比了。当看到别的干部灯红酒绿、夜夜笙歌,他也禁不住涉足其中,甚至说:“卡拉OK这种娱乐形式似乎应我而生。”
  与人方便大肆敛财
要腐化堕落,还需有金钱做后盾。丁如何聚敛财富呢?其一是利用市委书记的身份卖官鬻爵,牟取私利;其二是关照他人,与人方便,与己方便。
  普宁市委原常委兼流沙镇委书记黄某某,为继续留任及晋升,先后送给丁一块劳力士男装自动机械表和人民币50万元。也许是黄出手太大方,后来丁将其中的28万元退还给他。
  普宁市财政局局长蔡某某,因家属的工作调动问题请丁帮忙。1997年到1999年蔡利用逢年过节的机会,先后5次用公款送给丁人民币8万元。
  普宁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周光林在任市检察长期间,非常想连任。当时丁伟斌的亲戚陈某要他带些钱去丁家说说,周后来送3000美元给丁伟斌。果然,周后来成功连任。
  拒贿四招有名无实
丁伟斌并不是一直就腐化堕落的。他在悔过书中说,他也曾努力做一个清官。为官10多年,他曾采用四种方式拒贿。第一是事后回赠。但这种方式反而让送礼者送得更多,后来不敢采用。第二是当场拒收。但送礼者多是你推我搡,最后扔下财物就跑,一点办法没有。第三种是事后退回。但在下个节日,这些人往往又送了回来,还是推不掉。第四种是节后上缴,但因为有一次上缴的钱物太多,引起不少议论,在领导层中受孤立,遭冷落。
  2002年8月,广东省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审丁伟斌涉嫌卖官受贿案,对公诉机关指控的28起贿赂事实,丁伟斌均供认不讳,并在看守所写下了洋洋万言的悔过书。丁伟斌最终因有立功表现,被依法从轻判处有期徒刑6年。
  ■评析:
丁伟斌在《我的悔过书》中哀叹:“当一名领导干部要保持一点(不是完全)廉洁都是这么难。”这其中固然有为自己开脱的嫌疑,但从中我们可以看到一种可怕的世俗力量,这种世俗力量的确在贪官的腐败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。丁伟斌个案的普遍性与典型性正在于此。
丁伟斌四条拒贿之道之所以没有成功,那是因为他没有一条能够坚持到最后,世俗的力量固然可怕,但终究不及人心贪欲的可怕。  
 

版权所有: 中共商丘市委组织部 全国组织系统专用举报电话: 12380
网站维护:中共商丘市委组织部干部监督室 Email:sqgbjd@sina.com
豫ICP备05001217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