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四章 花魁
    叶凌在老鸨的带路下,准备去二楼看看那所谓的花魁。这时,他在楼道口看见几个妓院的打手正在殴打一名男子,旁边还有一位容貌秀丽的女子在哭泣和哀求着,她被打手们拦在了一旁。

     “玲玲,我一定会救你出去的!”男子被打得趴倒在地,但他的目光依旧紧紧地望着那哭泣的女子。

     “呜呜,哥……”女子悲痛欲绝地啜泣着,她的身上穿着妓院里的服饰,不过却不像是青楼女子。

     叶凌实在看不下去,他急忙走了过去,喊道:“别打了!”

     那些打手们都认识叶凌,知道他是绝剑山庄的少庄主,顿时都停下了手。老鸨也急忙跟了过来,她对叶凌说道:“叶公子,毋需理会这些,我们还是去看花魁吧!”

     叶凌没有理会老鸨的话,他先扶起了那受伤的男子,然后望着打手们问道:“你们干嘛打人?”

     打手们偷偷望着老鸨,一时间都不敢乱说话,老鸨无奈,这才说了实情。原来那被打的男子叫徐文峰,一旁哭的女子是他妹妹,叫徐玲玲。徐玲玲遭人绑架被卖进了妓院,徐文峰便过来救人,可惜他身上没有钱,所以就被毒打了一顿。”

     “兄台,请救救我妹妹,大恩大德,我徐文峰来日定会相报!”徐文峰跪在了叶凌的面前,哀求道。

     叶凌见状,急忙将徐文峰从地上扶了起来,他转身向老鸨问道:“这位姑娘的赎金多少?”

     老鸨皱了皱眉头,她也不敢得罪叶家,所以只说了一百两银子,这也是她买入时的价格。

     叶凌从怀中掏出了一张三百两银票,然后直接就递给了老鸨。老鸨一看面值顿时喜笑颜开,她对打手们说道:“还愣着干啥,放人!”

     徐玲玲这才得以来到哥哥徐文峰的身旁,兄妹两顿时一阵痛哭。他们也立刻向叶凌跪了下来,感激地说道:“谢谢恩公!”

     “唉,你们快起来!”叶凌一脸无奈,急忙将他们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 徐文峰非常感激叶凌,他从腰间掏出了一个瓷瓶,说道:“恩公,实不相瞒,我是一名药郎。这是我花费五年炼制的一枚药丹,可解世间大部分奇毒,你要是相信我的话,便收下它。”

     “好,我收下。”叶凌是一个现代人,自然是不大相信徐文峰的话,一药解百毒,似乎有些夸张。不过,他还是收下了药瓶,毕竟他不想让徐氏兄妹觉得亏欠自己。

     “恩公,大恩大德,来日定会相报。”徐氏兄妹向叶凌行了一个大礼后,便互相搀扶着离开了青楼。

     叶凌这也继续跟着老鸨去了二楼,他对这个花魁还是非常感兴趣的。刚到二楼,他便发现四处早已围满了人,看来大家都想一睹花魁的芳容。

     叶凌很快挤到了人群的前面,这时他看见面前的舞台上有一卷珠帘,而在珠帘里侧,有一位青衣的女子正在细手抚琴。琴声悠扬,但那女子的美貌似乎更为动人,只见其肤若凝脂,眸含春水,的确如那花中的魁首。

     这时,一位年轻侍女从帘内走了出来,她对着众人喊道:“采依姑娘刚出了几个字谜,凡是猜对的男士都有资格进入下一个环节。只有两个环节都通过的男士,才有机会和采依姑娘共度春宵哦!”

     “赶紧猜吧!”

     舞台下的众人立刻喊道,看来他们早已是迫不及待。叶凌也淡淡一笑,猜字谜,他还是懂得一些的。

     “那好,第一个是,月上枝头杜鹃鸣,猜一字。”侍女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 叶凌很快知道了答案,月上枝头为‘枂’,杜鹃鸣为‘月’,二者结合就是‘棚’字。不过叶凌没有着急抢答,这个字谜也被一个书生打扮的男子答了出来。

     “第二个是,加一寸,不会错;添一口,不会乐,也是打一字。”侍女望着台下众人,开始了第二个字谜。

     叶凌想了想,不会错就是对,把対字去掉寸,那便是又;而又字加个口,就是叹,正好和不会乐意思相衬。于是,叶凌对着台上的侍女说道:“应该是‘又’字。”

     “恭喜这位公子,答对了。”侍女望着叶凌说道。

     此时,叶凌注意到帘中的女子正望了下自己,她那似水般的眸子微微流转,竟是十分的迷人。

     接着,那台上的侍女又出了几个字谜,相继都有人答对了。到第一个环节结束,总共有四个人通过了考验。

     “接下来是第二个环节,请你们作诗一首,题材不限,最后采依姑娘会从中挑选一首最好的!”侍女望着叶凌等四人说道。

     “作诗啊,这我可不会!”叶凌心里顿时一阵无奈。

     这时,那位书生打扮的男子率先站了出来,他诗意盎然地说道:“在下不才,就让我先作诗一首。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。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”

     “噗。”叶凌差点没笑出来,他就知道每次都会有这首诗经。

     接着,又有几人出来作诗,不过都是引得哄堂大笑。最后便轮到了叶凌,众人齐刷刷地看着他,在场中有不少人是认识叶凌的。但是,他们认识的是那个不学无术的叶凌,所以都在幸灾乐祸,等着看他笑话。

     其中还有人大声喊道:“咦,这不是叶公子吗?听闻你绝剑山庄纵横江湖,想必吟诗作对也是不在话下吧,哈哈!“

     “哼,都TM想让我难堪!虽然我不会作诗,但我可是个现代人啊,唐诗三百首,我随便挑一首就能玩死你们。”叶凌心中暗道,他很快就挑好了一首诗,然后便利落地站到了众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 天下风云出我辈,一入江湖岁月催。

     皇图霸业谈笑中,不胜人生一场醉。

     提剑跨骑挥鬼雨,白骨如山鸟惊飞。

     尘事如潮人如水,只叹江湖几人回。

     叶凌郎朗念道,顿时四下一阵沉默,似乎大家都被这首诗给震慑到了。

     “哼哼,跟我玩!要知道,我背诗可是一流的。”叶凌心中得意地笑道。

     这时那帘中的女子也停下了手中的琴,她将侍女唤了进去,交代了一番。随后,她便率先离开了。

     “诶,怎么走了啊?”

     “别走啊!”

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台下顿时一阵喧哗,大家都不情愿地喊道。之前那位侍女快步从帘中走出,她对舞台下的众人说道:“今天的活动到此结束,采依姑娘挑选的蓝颜知己是叶公子,其他人请回吧!”

     “切,没劲。”

     “唉,走吧,走吧!”

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人群里一阵抱怨,这才纷纷散去。

     “叶公子,请随我来,采依姑娘正在她的闺房中等你。”那位侍女遣散众人后,便对着叶凌说道。

     “哦,那就去看看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