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章 入府
    定远侯府是祖传的宅子,经过前几任定远侯的扩建,宅院极深,远远看去,高墙厚瓦,雾气沼沼,瓦窑四潲。

     暗红色的大门漆得平整,镂出如意纹的门扣越显精致,撇山影壁雕刻精美,前面绕起不大不小的空间,府宅更显深邃、开阔、富丽。

     正是中秋时节,又逢二夫人生辰,每年的这个时候都是府里的大日子。

     二夫人最喜桂花,所以府里随处可见的桂树,如同戏文里说得月亮上的仙宫一般。

     就连府外都隐隐弥漫着桂花的香气。

     宁云苓这时站在了定远侯府门前,身边只带了木莲一个人。

     木莲上前扣了门,青衣小帽的门房打开了门,上下打量了木莲一眼。

     水色绢锻云纹衫,上面穿了件鹅卵青素软缎藤纹小袄,头上梳着双环髻,带了个金丝点珠桃花簪,真真是和府里面的大丫鬟差不多气派了!

     “姑娘有什么事儿吗?”

     门房客气的问。

     “麻烦去回禀侯爷,就说保定的大娘子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木莲温声细语,气场却是十足,说着递过了几两碎银子。

     门房接过银子往外探了探,这才看见站在台阶下面的宁云苓。

     “两位这待客厅请稍等。”

     门房有些迷茫,什么保定的大娘子,他可是从来没听说过,但看两人气派,也不像是打秋风的人,只好请了去待客厅。

     入了大门左转就是待客厅,宁云苓被引到了中间那间。

     宁家三座待客厅相连,越往里就越精巧富贵。

     待客厅布置奢贵,描金山水围屏,缠枝牡丹翠玉薰炉,博古架上放着些金玉器皿。

     “姑娘请用茶。”

     一个小丫鬟捧茶走过来,木莲伸手接过,轻轻的放在宁云苓面前。

     碧绿扁直的茶叶在青釉仰莲纹瓷杯里上下漂浮,宁云苓嘴角微微翘了翘,上次来别说西湖明前了,就连粗糙的回春茶都没有一杯。

     前世她就是今天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 那时宁箬让驿站给她送了信,却没有让人去接她,所以十多天的路程她足足花了快一个月才到。

     清禾观本就没什么香火,静心婆婆和玄音姑姑凑了许久,才凑出二两五钱银子,到这儿的时候已经花得干干净净了。

     她穿着青衣布鞋狼狈不堪,门房自然是不愿意搭理她的,冷冰冰的丢出一句等着就回屋禀了肖氏,她站在大门前如同一个乞儿。

     巧的是,宁箬下朝恰好带了人来府里准备听方大家唱戏……

     那可是视脸面为一切的宁箬啊,

     只要是能让他长面子的人都是好的,至于让他丢面子的,那只怕是厌恶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 从那时候起宁箬就觉得自己丢了他的脸,以至于他在百官面前都抬不起头来。

     也因为这个,宁箬每次看见宁云苓都会想起她衣衫褴褛的乞儿模样,和宁云苑相比自然是云泥之别。

     宁箬这人生性固执,但凡自己认为是好的,任凭其他人怎么说都无济于事,相反对于讨厌的人也是这样,后来宁箬对宁云苓一直不太喜欢,宁云苓也一直没能扭转宁箬对她的印象。

     宁箬一群人说说笑笑的进屋,门房想起宁云苓两人的气派,有心结个善缘。

     又想起宁箬最是好面子,这么一个面容姣好温婉有礼的女儿,想必也是脸上有光。

     “侯爷,今儿来了位姑娘,说是保定的大娘子,刚才让人去禀了夫人,现在还在待客厅,您要不要去看看?”

     趁着给宁箬行礼的时候,门房低声说道,声音不大,宁箬听得清楚,其他人却只隐隐听见了几个字。

     “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 宁箬眉头高高的抬起,刚想训斥什么保定大娘子,随即又想起来,自己还有个女儿养在道观呢,算算时间现在接了信早就该到了。

     宁箬眉头轻轻的落下,自己的女儿肯定要去看一眼的,略微又有些犹豫,这在道观养大的女儿,不知道能不能见人。

     宁箬的脾气整个定远侯府的下人都清楚,门房一眼就看出了他的犹豫,压低声音说道:“大娘子气质出尘,和侯爷一样。”

     宁箬一听立即高兴了几分,也没觉得自家女儿安排在待客厅有什么不妥,转身就冲着那几人拱手道。

     “几位,我有个女儿从小被大师傅批了命,送去道观养着,今儿正好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 几人中有吴国公家的三爷,康宁伯家的四爷,德安侯府的二爷……

     都是和宁箬差不多年纪,喜欢琴棋书画风花雪月,又承了祖荫的贵族子弟。

     只是除了宁箬是个侯爷外,其他人都是次子,将来爵位也落不到他们头上的。

     “是吗?宁兄可真是好福气,我今天出门也没带什么好东西,这玉佩还算不错,今儿就送了小侄女做见面礼了!”

     德安侯府的周二爷和他大哥关系极好,所以在银钱当年也很是大方,随手就从衣服上摘下雕鲤鱼碧玉玉佩扬了扬。

     “她一个小娃娃,哪里用得到这些个东西,你们可全都收起来,以后送些小女娃喜欢的东西更好!”

     宁箬见其他两人也要起哄,立即摆摆手佯装恼怒道,心里面却是欢喜的。

     周二爷心里一想也对,这玉佩毕竟是男子所用,也就不再僵持,招丫鬟过来重新帮自己挂上玉佩,就随着宁箬往待客厅去了。

     宁云苓听着外面说话的声音,知道是宁箬回来了,嘴角微微扬起。

     “姑娘,侯爷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奉茶的小丫鬟进来通禀,木莲上前一步,递过了一个金戒指:“这小玩意儿妹妹拿着玩。”

     小丫鬟先是一愣,随后施礼道谢便接下了。

     宁云苓迎了出去,远远便看见几个谈笑风生穿着朝服的男子走过来,立即笑着上前行礼。

     “父亲福安,诸位大人福安。”

     宁云苓身材纤细,穿着银纹绣百蝶月华裙,上襦是莲青色织锦螺纹薄衣,头上带着金镶玉点翠梅花簪,冲着几人盈盈一拜,姿态优美。

     宁云苓前世做过世子夫人,太后亲自让礼计司的嬷嬷指导过她,对这些福礼自然是做得行云流水,端雅大方。

     “好!好好好,回来就好!”

     宁箬连说了几个好字,代表他现在心情确实愉快,旁边几位也对宁云苓赞许有加。

     “宁兄,你这女儿虽是养在道观,可这一身礼节学得可真是不错,我看怕是比起六公主来也不逞多让啊!”

     宁云苓含笑站定,看着宁箬得意又含蓄的笑:“哪里哪里,六公主的礼节可是皇上都赞不绝口的。”

     和前世冷面不语的宁箬完全不同,这次他对宁云苓的表现很满意。

     “听说父亲喜欢书画,我恰好得了一幅吴道子的钟馗图,也不知真假,送于父亲把玩,还望父亲莫要嫌弃。”

     宁云苓从木莲手上接过锦盒双手递给宁箬,又似乎有些不知所措的道:“只是我不知道诸位大人也在,所以只备了这一份……”

     “哎,哪里有让你一个小姑娘给我们备礼的说法,说起来我们可是还欠了你见面礼呢!”

     康宁伯家的李四爷道:“不过我们倒是要和你父亲一起看看这钟馗图,看看你这丫头鉴画的水平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 “不管好坏,这可都是心意了,我家那大儿,年纪比她还大上一两岁,出门从来不会给我带什么东西,更别提特意去寻了!”

     吴国公家的赵三爷提起自己的儿子来就唉声叹气。

     “男嘛,总是要马虎些的。走走走,在这里待着做什么,让丫鬟们带你回院子里好好休息,这一路颠簸,只怕是早就累了。”

     宁箬得了面子,自然是喜笑颜开,对宁云苓更是温言细语。

     只是他哪里记得,宁云苓从四岁就去了道观,府上还没布置她的院子呢。

     定远侯府里有名角咿咿呀呀的唱着戏吊着嗓,为后天的中秋宴会做准备。

     丫鬟们说笑着采了桂花准备去做桂花糕,还有早早就酿好的桂花酒,这些都是惯例了。

     每年的这几天,府里的下人都很开心,不仅能多领一个月的月钱,而且赏钱也给得十足。

     宁云苓跟在宁箬身后进了府。

     当年被宁箬冷眼相对,吓得她整颗心七上八下的,哪里注意得到那些热闹的细节。

     清裕苑里,肖氏正在选中秋宴会戴的头簪,葱尖般的手指划过那些金玉首饰,微微皱眉:“这些首饰都不太配我新做的那套衣裳……”

     正拿起一根玉簪在头上比划着,就听有人来禀,宁云苓回来了。

     肖氏愣了愣,放下簪子问道:“确定是大娘子吗?这都过去快一个月了,总算是回来了,不知道是不是路上遇到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 肖氏的大娘子三个字咬得又重又慢,那跪在地上说话的丫鬟打了个激灵,立即道:“还不确定呢,也没个信物什么的……”

     “行吧,赵嬷嬷,你陪着去看一看,那可怜的孩子,这一路上怕是吃了不少苦。”

     肖氏微微侧头看了一眼赵嬷嬷,那容长脸不苟言笑的嬷嬷微微行了个礼:“夫人慈悲心肠,那是不是咱们家的姑娘还不一定呢,我会看看询问的。”

     “去吧,即便不是,也是可怜人,送她些银两出府吧。”

     肖氏笑容慈悲得如同殿里的菩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