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一章 回京
    庆安十三年七月,清禾观举行一年一度的大法事,就连真定府有些人都赶来听静心师太讲经。

     山脚下,一辆双马拉的桐木马车逆着人群往北上的官道去了。

     “姑娘,南星南霜他们已经到了京都,在城外买下了庄子,用的是茶庄的名义……”

     宁云苓靠在青色流云纹蜀锦垫子上,看着木莲行云流水的将红泥小炉上煮热的黄酒倒在碗里,又将另外两块刚煎得微黄的酥饼放在了盘子里。

     宁云苓坐在小几前,从木莲手上接过了筷子,尝了一块酥饼笑道:“你的厨艺越发精进了。”

     “木棉这鬼丫头还嚷着要跟我学厨呢,说是姑娘每次出门都只带了我。不过她那个性子,天生就不适合进厨房,要不然肯定是一场大灾难!”

     木莲笑道,手脚麻利的在小炉上热了水。

     旁边正掀起帘子看外面商队的木棉听了这话,伸手就去掐木莲腰上的嫩肉,木莲急忙笑着告饶。

     “看你下次还敢不敢了!”

     木棉听着木莲求饶,这才得意洋洋的放下手道。

     宁云苓看着她们打闹微微笑了笑,眼神却看向桌上一个不大的漆木盒子,那里面装着一封信。

     如果不是这封信,观里面也没谁知道她会是定远侯府的大娘子。

     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,这次回去刚好快要到肖氏的生辰,府里面正是热闹的时候,只是一直想不通为什么肖氏会主动向宁箬进言让自己回去…

     “姑娘,我听姑姑们说你四岁不到就被送到了观里……”

     木棉看见宁云苓看着那盒子,抿了抿嘴唇慢慢的开口,看见宁云苓没有露出不满,这才继续往下说:“虽然那里是侯府,可是……可是这次他们也只让驿站送了信来,也没派人来接姑娘……”

     木棉越说越替她不值,也不害怕了,声音也大了一些:“要我说,姑娘在观里过得更高兴,回去了指不定遇上什么事呢!”

     木莲扯了扯木棉的衣袖,木棉却不领情,将木莲的手甩开后,认真的看着宁云苓:“姑娘,你看过那么多书,肯定比我们更懂这些道理,如果你真不想回去,咱们可以让婆婆帮忙啊,我也可以帮姑娘做事……”

     木棉眼神很诚恳,宁云苓看得出来,这丫头是真心替自己着想的。

     “姑娘,这个是今年的新茶,妙清姐姐知道你最喜欢喝茶,所以特意各类都装了一些,这个听说炒法和以往有些不同,据说翻炒达到八十一次呢。”

     木莲见宁云苓不说话,立即从铜壶倒了热水,往天青釉四君子图样的茶杯里放了茶,递给宁云苓,同时瞪了木棉一眼,让她不许再说。

     “我这次回去有非回去不可的理由……”

     宁云苓垂下了眼睑,心里有些犯苦,母亲这时候应该还孤零零的待在那小院子里吧。

     如果没有前世的记忆,宁云苓倒真不想回去,在观里面伴着青灯古佛看书,倒也不错。

     “这瓜片确实炒得不错。”宁云苓喝了一口赞道,木莲听她这么说,微微的松了一口气,木棉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 “姑娘,胡三爷他们这次去福建买茶山了?可是我们观里后山上茶树已经够多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 看着茶叶,木莲又想起前段时间宁云苓的吩咐,不解问道。

     “我们清禾观出名的就是茶叶,自然要多买一些茶山。”宁云苓笑道,也不揭穿木莲刻意岔话的行为。

     现在福建的白毫银针还不值钱,只有当地的人才喝,但是很快,这种茶就要进入京都,成为钦点的贡茶之一了。

     外面都在讨论这福建白茶是走了谁的路子。

     后来她嫁给了李承熙,那时候他们适逢新婚,正好喝白毫银针的时候她突然想起来就问了。

     李承熙就随口说了:“那何家兄弟算是走了大运,他们两个山沟沟里的土财主能走谁的路子。”

     “当时也算是凑了巧,皇奶奶宫里服侍的女官那几日有些上火,有一个院子里服侍的小太监恰好是福建了,平时也就爱喝这个白毫银针,正巧知道那女官病了,就送了一包白毫银针过去……”

     “那白毫银针本来就来退热祛暑解毒的功效,那女官喝了两天,药都没吃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 “皇奶奶有天想起来就多问了一句,正好那几天有些眼赤肿痛,太医院开了药也没什么作用,就命那女官泡了一杯银针茶尝尝,没想到喝了后竟然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 “皇奶奶就觉得那是上天赐予她的仙草,寻了女官来问清楚后就和皇上说了,皇上本就孝顺,这白毫银针才变成了贡茶之一。”

     宁云苓还记得李承熙当时哑然失笑的表情:“这事要不是我恰好遇见,我也想不到竟会如此之巧。”

     她能记得的大事不多,这茶山算是一件,自然是要赌一把的。

     到了驿站休息的时候,宁云苓隐隐听见木莲训斥木棉的声音:“你是不是傻?姑娘那么聪明的人,你能想到的她会想不到?!这里面肯定是有原因的嘛!你干嘛要说那些话惹得姑娘伤心……”

     “我也没想那么多嘛,我只是不想姑娘……”

     两人的声音渐渐远去,后面再说什么,宁云苓却是再也没听见了。

     八月初连着落了好几天的秋雨,庄子里的金边黄杨被洗得翠透,金风飒飒,倒是多了几分贵气。

     宁云苓已经到了三天了,这三天都在庄子里住着,远远看着那大安寺上鲜艳的桃花,竟然觉得有种陌生的熟悉。

     “姑娘,胡三爷回来了!”

     木棉噔噔噔的跑进来道,说起话来嘴角的梨涡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 宁云苓惊喜的站了起来,在外等这么些日子,可算是把他们等到了。

     宁云苓往外走去:“可都好好的?”

     “胡三爷瘦了些黑了些,精神气倒是足足的,玉竹玉兰她们都好好的……”

     胡三爷是去年宁云苓在保定府遇到的,那时候他往头上插了根草,在三里坊跪着,准备卖身为奴。

     “姑娘,我只要二十两银子,你要是买了我,从此唯命是从!”

     宁云苓听得出来他读了些书,偏又只说个唯命是从,不说那些做牛做马的话,就多问了几句。

     这才知道是因为他四岁的儿子重病,可家里贫困……

     宁云苓见他可怜,就让南星给了他二十两银子,事后也就忘了。

     没想到两个月后,胡三背着包袱就到了清禾观,每天跟着炒茶装茶配茶,也不要工钱,只说宁云苓买了他。

     后来宁云苓听他对茶叶颇有见解,问了之后才知道,以前他们家是大茶商,后来遇了事,父辈败落,才变成这般模样。

     这次福建的事,也就请他跑了一趟。

     “姑娘猜得真准!我才到福建界内,刚看了几座茶山,就有人注意我们了……”

     胡三风风火火的走进来,一口气喝了一杯茶水,说起福建之行来喜得眉开眼笑。

     “我将姑娘交代的话随意吐露出几个字,没几天福建最大的茶商何家兄弟就来请了我……”

     胡三长长吐出一口气,继续道:“那人先问了我是哪里人,又问怎么会来这里看茶叶,他们这儿可没什么好茶。”

     “我就说了,好茶不好茶还不是人为的,我们来看自然有我们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 “后来何家兄弟经常邀我吃饭喝酒,有一次故意给我灌酒想要套我的话,我就将计就计装醉说了咱们上面有人,能把这茶变成贡茶,只是不方便做得太明显,要不然早就整个福建都包起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 “酒醒后我又故意套何家兄弟酒醉后是否多说了什么,何家兄弟自然装什么都不知道,只是一路鞍前马后,替我们买茶山省了不少钱,好多茶山都是半卖半送呢。”

     “后来,就连福建总兵也请我去喝了顿酒……”

     胡三爷哈哈笑着递过来一个盒子,里面装着这次福建之行的收获。

     “北部统共有三十多处茶山,我们占了十九处,接下来的就是何家兄弟了,其他人都是几个人买一座茶山的,还有十多个人占一处的。东部的茶山照娘子吩咐,一点都没动,让他们自行商量着分配。”

     “现在,我都已经是福建茶行的总商了。”

     胡三爷说起这个来更是乐得不可开:“到哪儿人家都叫我一声胡爷,这辈子,还真没想过会有这种事。”

     宁云苓心里也欢喜万分,只要有了那些茶山,以后办事也方便许多。

     “只是……姑娘,要是那白毫银针成不了贡茶……”胡三左右看看,皱着眉有些担忧的道,这种事哪是他们能插上手的。

     “那就是天意了。”宁云苓笑笑,眉眼间有说不出的复杂情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