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四章
    骨思望着离木一笑,继而对着那几个早已呆住的女子招了招手,说道:“对,你们不用管他。”

     站在门口的那几位暖香阁的姑娘听到骨思一番话,方才稍稍清醒过来,脸上一个个的都染上了层层红晕,娇笑着朝着骨思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 一位穿着青绿色水袖罗裙的姑娘摇身坐到了骨思的右手边,伸出纤纤素手替她倒了杯酒,举到她面前,娇羞道:“奴家名唤翠婷,不知两位公子对奴家可还满意?”

     骨思接过她递过来的酒杯,眯着眼望着她:“翠婷姑娘长得这般美丽水灵,本公子怎会有什么不满意的呢?”

     “公子这样说,是不是眼里就只瞧见了翠婷,看不见红湘了呢?”一旁穿着大红色秀月季罗裙的姑娘缓步靠近正喝着酒的骨思,一双素手轻轻地抚上了她的双肩,拿捏着力道按摩起来:“奴家这力道,公子可还喜欢?”

     骨思学着男子的模样哈哈一笑:“怎的,红湘莫不是吃醋生气了?”说着,伸手抚上了红湘的手。

     红湘害羞低下头:“奴家不敢,公子觉着舒服便是红湘的福气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哼,紫萝在这边站了好一会儿,公子也不看看奴家吗?”桌边那个穿着淡紫色衣裙的姑娘娇嗔道。

     骨思一笑:“来来来,不要生气,本公子可舍不得让你们生气。看看你们,一个个长得如此娇媚动人,本公子可是喜欢得很呐。”说着,左右两手一勾,将翠婷与紫萝搂进了怀中。

     房中一时笑语盈盈,离木悠闲地喝着茶,手中不知何时幻化出了一本蓝皮书,正目不转睛地看着。

     骨思几杯酒下肚,觉得这青楼真是个不错的好地方,真是诚如二哥所说,是个极好的处所。

     “我们二人初来都城,不知这都城中最近可有什么新鲜事?”骨思又饮下一杯酒,对着那几个姑娘问道。

     翠婷手中正剥着一只桔子,听闻骨思这般问道,歪着头想了想,道:“这都城中的事无非都是些达官贵人的家事,传到我们这些个无权无势的人耳中,便算是个茶余饭后的谈天事儿了。”说罢,将手中的桔子剥了一馕送到骨思口中,又道:“不过,我前几日倒是从一位客人那听到了一件怪事。”

     骨思忽的来了兴趣,挑眉道:“哦,什么事?说来我听听。”

     翠婷刚要开口,却被紫萝抢了先:“翠婷说的这件事,奴家也知道。莫不是城中白员外家的公子的那档子事儿?”

     “白员外家的公子?”正帮骨思揉着肩的红湘也凑近了过来,“这事我也听说了。”

     骨思看她们几个说来说去都没有说到正事,赶忙催着她们往下说。

     紫萝放下手中的酒壶道:“这白员外家的公子可是位俊俏的妙人,才华横溢,学富五车,白员外对他甚是看中。据说,就在一个月前,这个白公子去了趟都城外几百里处的那座荒山,在那里遇见了位貌似天仙的姑娘,两人相处了数日,这白公子便将那姑娘带回了家中,嚷着非她不娶。这白员外哪肯由着自己的儿子娶个来路不明的野女子进门,当下便大发雷霆,命人将那姑娘赶回了荒山。”说到这,紫萝望了一眼骨思,继续道:“自那后,这白公子不知为何,突然就一病不起,这几日愈发病重了,怕是也撑不了几日了。”

     红湘又道:“这白员外也是请了不少的名医来为他诊治,都不见好,也听着传言道,那女子是只狐狸精,吸了白公子的精气,于是这白员外又请来道士做法驱邪,仍是不见起效。”

     听到狐狸精时,骨思拿着酒杯的手顿了顿,却没有说什么。离木望了她一眼,轻轻咳了一声。

     “不过,你们可知那白公子为何会去那荒山?”翠婷在一旁听着,忍不住说道。

     紫萝与红湘摇了摇头:“这倒不曾听何人说起过,难不成你知道?”

     翠婷又拿了个桔子剥了起来,边剥边道:“我也是听其他人说的,说是那白公子去荒山的前一晚做了个梦,梦见有位姑娘站在那荒山山顶的一片云彩上,朝他伸着手,唤他去荒山寻她。于是这位白公子第二天天一亮便动身去了荒山。”

     “哦,竟有这样的事。”骨思放下手中的酒杯,幽幽道。

     翠婷继续说道:“是啊,世上竟有这般神奇的事情,莫不是那位姑娘真是只狐狸精?”

     “怎么,你们这里的人都很讨厌狐狸精吗?”骨思终于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 翠婷娇笑一声,对她道:“你们男子自然最是喜欢那狐狸精,相传,狐狸精幻化成的女子都美丽异常,最是能蛊惑男子的心智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可狐狸精也不会随便就伤人性命的。”骨思辩驳道,她可见不得狐族的名声在人间如此让人玷污。

     红湘也笑了一声,对着骨思开玩笑道:“公子怎就知道了,莫不是公子就是只公狐狸变的?”

     那翠婷与紫萝听到这话,也一并娇笑了起来。骨思的脸色沉了沉,饮掉了杯中的酒,始终没有说什么。离木在一旁看着,生怕她沉不住气搞出什么事来。

     那紫萝见骨思与离木都不出声,也不见他们脸上有笑意,立刻对翠婷和红湘使了个眼色,三人便都安静下来。顿时,整个房中都没有什么声响,房外大堂中的欢笑声便听得真切了,衬托着房中的气氛愈加的尴尬。

     不过,这三个姑娘也算是颇有经验的人了,便挑了个话题又讲了起来。

     “不知两位公子可对毛球兽感兴趣?”翠婷笑着道。

     “那是个什么东西?”骨思道。

     翠婷看骨思终于不再沉着脸,反而稍稍对这个毛球兽有点兴趣,便继续道:“听说这个毛球兽是白员外许多年前在一片不知名的林子中发现的,这些年一直将养在自己的府中。只是这个毛球兽相传是个活物,可是自从被白员外带回府中后就一动都没动过,跟个毛线团一比也就是多了个心跳。这么多年来,白员外想尽办法都不能让它醒来,也有不少达官贵人出大价钱想买下它,白员外都不曾答应过。”

     骨思摸着下巴,若有所思道:“是吗?”

     翠婷道:“是了,且这次白公子大病,白员外无计可施,竟下发了告示,若有人能治好了他儿子,便赏黄金万两,连那毛球兽也一并赏给那个人。次告示一出,不知有多少人都去了他府上给那位公子看病,却都无能为力。若是两位公子感兴趣,也可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 骨思想着那毛球兽出了神。这个毛球兽她曾听三哥容碧说过,容碧在天宫为官,见识自然广博许多,若是有时间回来,骨思每每都缠着他让他讲些奇闻趣事,偶尔一次,她便听容碧提到过这个毛球兽。不过这个生物本名并不是毛球兽,听着那位翠婷的描述像是三哥说过的那只灵兽,具体到底是不是还需要亲自见着了才能确定。

     翠婷说完话时,离木轻轻笑出了声,却也没有说话。那翠婷见骨思正愣神,便转身对离木道:“这位公子,今晚真是奴家们的不是,没有伺候好公子。”

     离木放下书,淡淡道:“无妨,本就是我让你们不必在意我的。”

     那翠婷见离木长得那般俊朗,早已心神荡漾,此刻终于寻着由头说话,便借势靠了过去,纤长的素手轻轻抚上了离木胸前:“公子看了这么久的书,可是累了,可要奴家服侍公子去床上休息一会儿?”

     离木眯眼望着她,却没有说话。那翠婷只当是他默认了,便愈发大胆起来,娇笑着将手伸进了离木胸前的衣襟口。离木穿衣本就宽松,被她这样一扯,更是将胸前光洁如玉的肌肤露出了大半。可他依旧坐在椅子上,动都没有动,脸上的神情也不曾变过。

     骨思原本正想那毛球兽想得出神,正欲与离木说一说此事,一回神便见着了这一幕,登时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,猛地一拍桌子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 那几位姑娘被她这突如其来的一下惊得不知发生了何事,那翠婷也吓得缩回了手,一脸惊吓地望着她。

     “出去。”骨思没有看她们,只是淡淡地吐出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 “公、公子,是不是奴家们哪里伺候得不好,惹公子生气了?”红湘疾步走到骨思面前,唯唯诺诺道。

     骨思看着她这样也实在是可怜,也不忍心,于是闭着眼缓了缓脸上的神情,挤出了一丝笑,道:“没有,只是我突然想起还有事要与这位公子商量,所以你们就都先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 翠婷和紫萝都站起了身,连同着红湘一道向他二人行了行礼,便一脸担忧的退出了房。房门一开一合,此时房间便只剩下了骨思与离木两人。

     骨思一直站在原地,没有说话,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 离木径直走到她身旁,轻声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骨思转过身望着离木,脸上还是不带一丝表情,只是伸出手将离木胸前的衣襟理好,道:“没事,只是想着天色也不早了,我们还是赶快找一家客栈住下吧。”说罢,转身朝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 望着骨思的背影,离木脸上的笑意渐浓,抬脚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 老鸨从姑娘处听说了此事,正欲上楼赔罪,却看到他二人从楼上一前一后下来,便急忙迎了上去:“公子,不知姑娘们哪里伺候得不好,惹公子生气了?老奴在这里给公子赔罪,只盼望着公子大人有大量,不要同那些丫头们一般计较。”

     骨思沉着一张脸,斜眼看了那老鸨一眼,不动声色地说道:“妈妈严重了,你们这阁子中的姑娘,好得很!”说罢,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老鸨一脸茫然地看向离木,只见离木从袖中掏出了一锭金子,放进她手中,然后笑着跟上走了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