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三章
    此时桌上议论纷纷,大家谈论得愈加热烈起来。

     眼看着这事就要传开来了,骨思急中生智,忙道:“今日我与兄长一道从山的那边过来,看见这山上烟雾袅袅,怕是这山林中的雾瘴吧。”

     村长一听,点头道:“是的,这山中不知为何,一到午时过后变会在林中形成雾瘴,我们村中人上山砍柴都是雾瘴形成前去,然后在傍晚雾瘴消散后方才下山。”

     “是因这雾瘴迷了来时的路吗?”骨思装傻的问道。

     村长点点头:“是了,不过也不仅因为这个,那雾瘴有迷人心智的作用,若是吸得多了,怕是头脑都要混了。”

     离木在一旁作势点了点头,道:“我成年便一直在外游历,到过的地方不说有上百处,几十处也是有的,却从未听说过有什么九条尾巴的狐狸。若是真有,总不会这世上连一丝关于它的记载流传都没有。莫不是这位兄弟吸了那林子里的瘴气,看花了眼?”

     男子原本哄得众人一惊一乍,内心便十分肯定,现下听离木这么一说,倒也不敢说绝对了。只是那时林子中却有少许瘴气,自己也不慎吸了点,这下也疑惑起来,真是看错了?

     众人见他也不敢肯定,也就半信半疑着将这顿晚饭吃完了。

     这件事后,骨思便不敢再喝酒了,只盯着众人的深情,若是九尾狐的传言传开,怕是圣灵天山都不得安宁了。

     晚饭吃了一个多时辰,众人终于散了。离木携着骨思往借宿人家走去,身后跟着那家的姑娘,小英。这一路上那姑娘都欲言又止的,离木与骨思虽知晓,但人家不说也不好上前问,便只当不知道。

     回了房间,骨思一下便瘫倒在床上:“离木,今日可吓死我了,他竟看到了我们。”

     离木关上门,剑眉微锁,沉吟道:“嗯,今日是我大意了,不该让你现了原形。”

     骨思从床上坐起,对离木道:“你也是,我被看见了自然不好,但你也不是普通的狼,被看到了,若是遇到心怀不轨的人,定要将你抓去豢养起来,或是直接就将你扒皮了。”

     离木嘴角抽了抽:“你倒是能不能盼我点好。”

     骨思笑道:“我这不是担心你嘛。”

     离木正要说话,却听到门外传来脚步声,于是对着骨思做了个噤声的手势,骨思乖乖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果然,不一会儿,有人来敲他们的门了。

     “两位公子,可歇下了?”是小英的声音。

     离木走到门前打开门,问道:“姑娘有何事?”

     小英见着离木俊美的面庞,涨的脸通红,颤颤地将手中的盘子举到离木跟前:“我看两位公子在席间并没有吃多少,想着你们半夜可能会饿,就送了些水果来。”说罢还悄悄伸头往屋里瞧了瞧,正瞧见骨思坐在床边。骨思与她目光相交,礼貌性地笑着点了点头。那姑娘这下脸更红了。

     离木微笑着从小英手中接过果盘,道了声谢,那姑娘便红着脸低着头跑走了。

     骨思坐在床上,看着离木关上门,端着果盘转过身:“啧啧啧,离木啊,你这下山来就是祸害人间来了。”

     离木笑笑,也没回应她,只道:“饿吗?”方才在席间,他看骨思喝了不少酒,却没怎么吃菜和主食,估计是都不和她胃口。

     骨思摸了摸肚子,可怜兮兮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离木伸手:“走,带你去吃好吃的。”骨思一展笑颜,伸手搭上了面前修长的“狼爪”。

     等他们回来时,已是后半夜。骨思摸着自己鼓鼓的肚子,心满意足地躺下睡了。离木坐在桌前看着她这样,嘴角不自主地向上扬起,骨思啊,你已经离不开我了吗,你这只馋嘴的小狐狸。

     第二天天一亮,离木便拉着还未睡醒的骨思上路了。

     临走前,村中众人往他们手中塞了许多的吃食,怕他们路上饿了找不到地方吃饭。

     离开了村子,骨思感叹道:“人间的凡人真真是热情。”说着,将手中的吃食尽数都放到了离木手中。

     离木盯着手里成山的吃食,他是狼,爱吃肉,身边这只小狐狸又嘴刁,吃不惯这些,可怎么办才好呢?

     这时,路边的人也开始慢慢多了起来,经过他们身边时,总是会忍不住的驻足多看几眼,他们这一路来也都习惯了。

     离木看见前面不远处有个人坐在地上,走近一看,果然是个乞讨的老汉。那老汉瘦骨嶙峋,身上穿的衣服破破烂烂,面前的一个破碗中布着泥土,只有碗底还有一层泥水。

     离木蹲下身子,将乡亲们给他的吃食尽数放到那乞讨的老汉面前。老汉趴在地上连声道谢。骨思在一旁看着,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 走出一段路后,骨思向离木道:“刚刚你为何将吃食都给了那老汉?还有他为何穿得如此寒酸,还蹲在路边?”

     离木耐心解释道:“刚刚那人是人间的乞讨的人,就是没有房子,没有亲人,没有衣服,也没有吃食,只能等待别人接济的人。我想着那些吃食你又不爱吃,我也不吃,丢了总可惜,也不愿浪费乡亲们的一番好意,便给了那老汉,这样既不浪费,也为村中的众人积了德行。”

     骨思听完,咬着嘴唇想了一会儿,蓦地停下脚步,寻了个没人的间隙,在手中幻化出了一套素色的长衫,又从袖中掏出了装银钱的荷包,对着离木道:“你在这等我一会儿。”说着,便转身向那乞讨老汉走过去。

     离木在原地望着骨思的身影,脸上挂着欣慰的笑。

     又走了大半日,终于在天黑之前,骨思看到了都城清灵城的城门。

     “今日天色也晚了,我们还是快找一家客栈住下吧。”离木踏步向前走去,望着主街两旁的店铺说道。

     “客栈?”骨思歪着头喃喃自语,精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离木回头道。

     骨思忽的瞥上离木,莞尔一笑道:“二哥说,这人间有个极妙的去处,是男子心念至极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 离木的太阳穴一疼,花措,又是花措这只混蛋狐狸。

     狐王有三子,最大的叫蓝莫,也是狐王的接班人,自小便被严格要求,所以自然日日都潜心修炼,在狐族也不怎么能看到他。二儿子就是花措,说实话离木都不怎么想提他,用人间的话说,他是个诗酒风流的妙人,但是在离木眼里,他就是只不修正道,整日教坏骨思的混蛋狐狸。至于三儿子容碧,狐王狐后愣是将他养成了个天将,这下也算是狐族中正一品的天官,也不怎么能见到。

     花措虽在狐族一千多年散漫惯了,至少知道在狐王狐后面前装得正道些,但在骨思和他面前却真真是口无遮拦。自从花措从人间历练回来后,便日日在骨思耳边吹着人间的好处,将那能说的,不能说的都说了个干干净净。就比如现在这个,骨思口中的那个二哥说的“这人间有个极妙的去处,是男子心念至极的地方”,岂不就是人间的青楼吗。

     骨思一眼便瞧见主街中央那个彩帘飘扬的阁楼,里面笑声软语,不绝于耳,阁楼门口还站着几个穿着艳丽的女子,向着街上走过的公子们娇笑招手。

     离木还没来得及拦住她,骨思便一个箭步朝着那青楼走了过去。见实在拦不住她,离木也只得跟上。

     “哎呦,两位公子,您可算是来对地方了,我们暖香阁中的姑娘可是这清灵都城中最好的,别的地方怕是跟我们这比也不能比的。”一个上了年纪却打扮妖艳的中年女子一看到骨思和离木走进来,便立刻迎了上来,嘴里一声一声都是在夸着自个楼里的姑娘。

     骨思边听着那老鸨说这说那,边伸长着脖子朝里张望。只见这暖香阁的大堂里灯火通明,空气中飘着一股说不出的香味,其中还夹杂着清冽的酒香和女子的脂粉香,让人闻着便觉心神荡漾。大堂中央是一道宽阔的楼梯,在半楼的地方分了左右两道,直延伸到二楼,楼梯上香客与姑娘来来回回的走着。大堂的边上有一圈走道,沿着走道,里边摆着一圈桌椅,上面坐满了寻乐的香客和作陪的姑娘。

     骨思收回目光,带粗着嗓子对那喋喋不休的老鸨道:“妈妈,给我们开一间最好的包房,再把你们阁子里最好最美的姑娘都叫到我们包房里来。”

     那老鸨看着他俩衣着华丽,倒不像是都城本地人,思量着应是外城来都城游乐的公子哥。这种公子哥她见得多了,哪个不是怀里揣着大把大把的银钱和银票,出手都是十分的大方。想到这,那老鸨连忙应声道:“好嘞好嘞,两位公子请稍等,我这就去喊我们阁子里的姑娘去。”说着,给旁边一个十二三岁丫鬟模样的姑娘使了个眼色,便笑眯眯的向着后堂走去。

     那丫鬟领着骨思和离木一路走上了二楼,在二楼朝西的第二间房间前停了下来,转过身低着头说道:“两位公子,这里便是公子们的厢房。”说着,在门边推开房门,“请。”

     那房中终日是灯火通明的,灯台的蜡烛早已点亮,将房中的一应事物都照了个通透。正对着房门的地方,摆着一张圆桌,上面摆着几盘鲜果,看样子是今日刚放的。再往左手边的里间里看去,是一张挂着粉色床缦的床,上面铺满了新绣的锦被床褥,床边还摆着一张卧榻,上面铺着绛紫色的羽毛毯。右手边的里间摆放着一个妆镜台,各种梳洗用品,还有一扇翠玉的屏风,映着烛光可以看出,屏风后应该是一只不小的浴桶。

     离木与骨思刚坐下不久,之前那小丫鬟便将酒水点心一应摆上了桌。刚喝了口茶水,老鸨便来敲门了:“两位公子,姑娘们到了。”

     骨思放下手中的茶杯:“快请进吧。”

     说罢,那老鸨轻轻推开门,施着厚厚一层脂粉的脸上挂着笑,身后跟着走进了三个穿得花枝招展的姑娘。

     “两位公子啊,这几位可都是我们暖香阁中出了名的姑娘,保准儿你们满意!”老鸨边说着,脸上的笑意愈大。

     骨思从袖中掏出一锭银钱放在桌上,微微挂起嘴角:“有劳妈妈了。”

     那老鸨笑眯眯的拿起桌上的银钱,躬身道:“哪里哪里,这都是我应该做的,我就不打扰两位雅兴了。”说着,退出了房中。

     离木在桌边寻了个靠里的位子坐下了,信手端起手边的茶杯喝了一口,头也不抬地说道:“今夜你们几个不必在意我,只一心伺候那位公子便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