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十五章 段香香
    夜里,梁霄见宋盏还没回来,正准备出门找找,刚走到门口,便遇到了她,只不过并非孤身一人。

     梁霄站在门内的桂花树下,饶有兴致地观望着门外相谈甚欢的两人。

     “笑大哥,我到了。”宋盏指着扬州公馆的牌子说道,“今天谢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 梁霄恶狠狠地揪了一把身侧的桂花树,落了一头碎花。

     笑无休点点头道:“不必客气,你进去吧,手上的伤记得定时换药。”

     宋盏抬起左手瞧了一眼,上面粗粗地裹着一块玄色的布,隐隐渗出血印,却早就没了痛感。

     她没心没肺地笑道:“没事儿,笑大哥,就是可惜了你这件衣裳。下次见面,我请你喝酒。”

     笑无休忍俊不禁道:“小丫头,我可是江南有名的酒鬼,头一次听人说要请我喝酒,现在反悔还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 “我不反悔。”宋盏笑嘻嘻道,“想来米酒喝个几十坛,我还付得起,多了笑大哥你也嫌撑肚子,是不是?”

 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笑无休爽朗笑道,“那就说定了!快进去吧,我也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 宋盏点头轻快道:“再会。”便蹦蹦跳跳地转身进了扬州公馆。

     笑无休目送宋盏进门,随后转身也离去了。

     。

     “哟,段老七,你怎么在这儿?”宋盏眼力甚好,梁霄穿的也打眼,所以宋盏一进大门就看见了身着月白袍子静静站在树下的他。

     宋盏的心情好了不少,随口打了个招呼,见段良宵半晌不答应,便要把他当成柱子路过了。

     “宋盏,咱俩商量个事儿。”柱子突然开口道。

     宋盏疑惑地回过头:“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 梁霄从树下走出来,接过小厮手中的提灯,示意他们先下去,这才正色道:“不许再叫我段老七。”

     “……为什么?”宋盏觉得这人实在莫名其妙,你还叫我小茶杯呢,我反抗了吗?

     “本公子不喜欢。”梁霄挑眉,耍无赖道,“再说本公子好歹大你三岁半,你成天这样叫我,像话吗?”

     宋盏收起脸上的表情,慢慢走近梁霄。

     梁霄看着她迎着烛火一步一步走过来,心说这丫头几个月好像长开了不少啊,不错不错,嘴上却不敢轻佻:“宋姑娘,有话站那儿说就得了。”

     就怕宋盏打人是发乎情,且并不止乎礼。

 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多大的?”宋盏皱着眉头疑惑地问道。她表情虽还是一派纯良,右手已经摸上了背上的剑柄。

     梁霄语塞。

     这要怎么说,说本公子找你爹娘分别都确认过了?

     梁霄灵光一闪,解释道:“在船上的时候,花自摇问你,我正巧听到了。”

     他压根不清楚花自摇问没问过,只是出于经验,想来女子之间,多半会聊到这个话题,所以瞎蒙的。

     “哦……”果然,宋盏放下了戒备,她抱着手臂问道:“那……您希望我称呼您什么?”

     “你自己想想,想想我平时对你怎么样,想想……”梁霄循循诱导道,却又被宋盏打了岔。

     宋盏心不在焉地抬手蹭蹭鼻子,又走近了两步,两人脚尖几乎相抵,梁霄都能闻到宋盏身上那股冷冷的幽香,意外地有些熟悉。

     她踮起脚尖,伸手去够梁霄的肩膀,梁霄也不知道她要干什么,却还是弯下腰配合她。

     宋盏在他肩膀上轻轻抓了一下,然后摊开手掌给他看,掌心静静躺着几朵小小的黄色花瓣,笑着说道:“段老七,我说你今天怎么这么香,原来你刚刚站在桂花树底下啊。”

     “……啊。”梁霄答应着,心里暗暗庆幸自己及时收回了环在宋盏背后的手臂。

     “对了。”宋盏恍然道,“我知道叫你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 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 “段香香!”宋盏说完,笑着将手中的桂花粒洒向段良宵,一溜烟儿地跑回去了。

     梁霄站在原地,无奈地笑了,随后也慢慢踱着步子回清雅轩了。

     。

     宋盏回到清雅轩的时候,竹清影已经让人另外收拾好了一间房,说是明天就能出发了,所以要早点歇息。

     宋盏便也梳洗了一番,准备上床睡觉。

     还没来得及吹熄灯,一层稀薄的银色冷霜便沿着宋盏的奇经八脉,迅速蔓延了她的全身。

     或许是习惯了,宋盏并不惊慌,她咬着牙愣是没发出一点声音或抖动,镇定自若地走到床边躺下,然后安静地等着这层冰霜褪去,唯有颤抖着的银色睫毛能证明她还没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 但是梁霄进来的时候就没有她这么镇定了。

     梁霄回房后记起宋盏受伤的左手,虽然她很没良心,但看她房间灯还亮着,还是忍不住拿着金创药过来要给她处理一下。

     敲了半天房门没人应,梁霄只当宋盏还在闹脾气,便把药瓶放在门口,说道:“小茶杯,药在门口,记得换。”

     宋盏躺在床上辗转反侧,对现在的她来说,就连周遭的空气都像烈火一般灼烧着她的身体,哪儿还分得出多余的心思去听门外的声音。

     她闷哼一声,将床上的被褥枕头全都踹到了地上,枕头下压着的星盘也遭了秧,掉下地后骨碌骨碌滚了几圈,撞在了门槛上。

     梁霄没走远,听见宋盏房里发出来的奇怪声音,连忙跑回来拍门道:“宋盏!宋盏!你没事儿吧?开门!”

     还是没人应。

     他也不管那么多了,一脚踹开门,看到的便是和衣蜷缩在木床板上的宋盏。

     “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?”梁霄这一脚踹得动静太大,隔壁的竹清影披上外衣小跑出来,一迭声问道。

     梁霄回身迅速关门,手疾眼快地把竹清影关在外面,装作不耐烦道:“我们俩吵架你掺和什么?”

     “嘿!好你个梁霄!吵醒我了我还不能出来问问了?”竹清影气急道,“要不是我,你现在死没死还不一定呢!”

     梁霄皱眉刚想说些什么,扭头去看宋盏,只见她身上已经蒸腾起了白色的雾气,氤氲的白雾模糊了她的面容。

     梁霄心头一紧,疾步走过去,坐在床边轻声问道:“小茶杯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宋盏煞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,额头上豆大的冷汗刚流下来便凝结了,她勉强睁开眼睛,瞪着梁霄,想让他出去,可是她不能开口,她怕自己一开口,就会忍不住痛苦地叫出声来。

     这两人就这么四目相对,僵持了半天。而竹清影被晾在门外半晌,最后只好把房门当成那杀千刀的七王爷,愤恨地踹了一脚,这才走了。